香港市场

肖钢认为沪港通也为香港市场注入新资金来源和渠道,内地财富逐年在增加,居民有投资港股的需求,通过沪港通为香港市场注入新力量。随后证监会与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管委员会发布联合公告,表示沪股通总额度为3000亿人民币,每日额度为130亿人民币,港股通总额度为2500亿人民币,每日额度为105亿人民币,沪港通正式启动需要6个月准备时间。同时沪港通是投资者可以直接选标的,QFII是通过一定产品吸收了资金再来投资。QFII是以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来进行跨境投资,沪港通是两个交易所的合作是针对标的股票的。主席肖钢今日晚间在出席博鳌论坛时详细解释了沪港通的意义,他强调从市场反应看估值较港股折价的些股票有所回升,说明投资者认为两地市场连通后,可能对内地低估值股票有一定提升空间。

注册制

主席肖钢在博鳌亚洲论坛对媒体表示,IPO注册制改革草案年底出台。2014年两会期间,肖钢也曾向表示,证监会2014年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研究注册制实施的方案。在去年11月30日,中国证监会发布《中国证监会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这是逐步推进股票发行从核准制向注册制过渡的重要步骤。由于实施注册制的前提是修改《证券法》,因此今年肯定不能实施。新浪财经客户端:QFII密集调研增持个股 酝酿大动作。

香港结算

沪港通包括沪股通和港股通两部分:沪股通,是指投资者委托香港经纪商,经由香港联合交易所设立的证券交易服务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进行申报(买卖盘传递),买卖规定范围内的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两地交易所及登记结算机构应当按照稳妥有序、风险可控的原则,积极推进开展沪港通的各项营运和其他工作,在完成相关的交易结算规则和系统、获得所有相关的监管批准、市场参与者充分调整其业务和技术系统、所有必需的投资者教育工作准备就绪后,正式启动沪港通。在试点项目准备期间,两地交易所及登记结算机构会联络各类市场参与者,确保市场参与者在沪港通正式实行前了解他们参与项目所需符合的所有有关规则、系统和技术要求。港股通,是指投资者委托内地证券公司,经由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的证券交易服务公司,向香港联合交易所进行申报(买卖盘传递),买卖规定范围内的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的股票。沪港通既可方便内地投资者直接使用人民币投资香港市场,也可增加境外人民币资金的投资渠道,便利人民币在两地的有序流动。

地方政府

报告称,对地方政府性债务实行分类管理,建立规模控制、预算管理和风险预警制度,加强高风险地区债务管理,完善地方政府债券制度,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报告表示,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在保障合理收益前提下,积极引入民间资本等多元化投资主体,推进特许经营,完善市政公用设施定价机制,提高运营效率,减轻政府支出压力。妥善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防止资金链断裂导致的区域性、系统性违约风险。合理调控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根据财力可能合理安排公益性和准公益性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规模,健全地方政府投融资行为约束机制,从源头上控制债务规模过快扩张。新浪财经客户端:QFII密集调研增持个股 酝酿大动作。

市场交易 交易信息

臧小丽认为,此次事件对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具有积极意义,一方面,不仅可以促进监管部门更加严谨执法,进一步细化对于内幕信息和交易认定规则,另一方面也会促进相关部门加强对券商等风控的完善,促进券商合规有序发展。当日,在庭审中,杨剑波代理律师李江认为,光大证券“8·16”异常交易信息不属于内幕信息,信息已处于公开状态不符合内幕信息的构成要件,光大证券没有利用该交易信息从事证券或者期货交易活动,杨剑波并非本案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当日,庭审中原告被告就被诉决定认定的内幕信息是否构成内幕信息、光大证券交易行为是否构成内幕交易、杨剑波是否构成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及证监会认定涉案交易行为构成内幕交易是否满足行政处罚依据应当事先公开的要求等进行了辩论。业内人士认为,且不论最后判定结果如何,此次光大证券异常交易案件所反映出的问题,在下一步资本市场发展中需要进一步解决和完善。光大证券上午出现错单其是知情的,错单不是既定的正常交易,本应及时公告,但是在后续措施中,作为信息知情者和制造者,光大证券进行了对冲,降低自身风险而转嫁给了其他投资者,明显侵犯了投资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

公司高管 激励高管

而在“定增式”股权激励案例中,若相关高管借助资管计划再度对外融资,意味着其资金杠杆将进一步放大,如此一来,上市公司股价未来若受大盘等因素影响出现大跌,相关高管无疑将面临极大的压力。不过,也有市场人士质疑,由于“定增式”股权激励没有业绩约束条件,加之一些高管通过资管产品认购加大了投资杠杆,颇有“赌博”的意味。但多位运作过类似定增项目的业内人士则向记者表示,当前一些上市公司向高管团队实施定增,除为满足自身资金需求外,另一核心因素即是解决管理层股权激励问题。“定增式”股权激励之所以受热捧,对于高管来说,一是可以规避巨额的所得税开支,二是可以通过资管计划加大投资杠杆。除规避高税负外,“定增式股权激励”的另一大优点即是高管可以通过资管计划来加大杠杆。